断桥惨剧3女生毙命年余‧调查仍未出炉‧家属痛上加痛

2020-07-12 Z宅生活 76974次阅读 

断桥惨剧3女生毙命年余‧调查仍未出炉‧家属痛上加痛(霹雳‧怡保17日讯)瓜拉米棚吊桥断坠金宝河并夺走3名印裔女生性命惨案发生至今逾一年,死者父母及家属尚未能走出痛失孩子的悲痛,加上教育部基于死者家属已入稟法庭索偿,至今仍不愿公开调查报告的内容,更使得家属因无法得知事情真相而痛上加痛,心情久久无法释怀。这起惨案是于发生,事发时,3名小死者正与另19名同学行经瓜拉米棚国民小学旁的吊桥,岂料,吊桥此时竟忽然应声而断,结果,这22名学生齐齐坠入桥下的金宝河,而3名小死者过后更被湍急的河水沖走及溺毙河中。州政府否认不关心指责事发后,死者家属曾多次公开哭诉政府不负责任,以及对此事漠不关心,与此同时,他们也对当局迟迟不愿公开意外发生的起因,以致死者死得不明不白的作法感到极度不满。此外,家属也对当局只委派23名教师照顾营内294名学生,以及当地急救设备不齐全的情况感到不满。针对家属的指责,霹州行政议员首度开腔作出澄清,强调州政府非但未漠视死者的遭遇,反而为了辅导死者家属与获救师生,而忙得团团转。掌管教育、高等教育、资讯工艺、人力资源及科学与工艺委员会的霹州行政议员莫哈末查希告诉《》,除了死者家属,州政府及教育部也非常关注获救师生的心理状况,因此,在事发两週后,州政府就安排了不下10次的心理辅导课程,而霹州大臣赞比里还出席了其中一项活动,并亲自出任主讲人。“我明白死者家属的心情,事发后,他们肯定会对政府及教育局极度不满,但我可以说,这项活动是在準备工作及安排充份的情况下进行,包括当局已準备了足够的教师及培训员。”他提到,据他所知,所有参与这次激励营的教师都已接受培训课程,至于有关课程的形式及内容,他则不知情。担心影响诉讼教局暂扣善款霹州行政议员莫哈末查希披露,州政府曾于前年10月29日,即案发后第三天,给予死者家属3万令吉援助金,与此同时,回教保险公司(Takaful)也各赔偿5000令吉给这3个受害家庭。“州教育局得知州内外许多学校及公众有意捐款给死者家属后,也成立了一个基金会,负责收集所有善款,而州教育局已于去年7月31日,把一笔总数7万5937令吉65仙的善款交给3名死者的家属。”他提到,早前因着要收集所有来自州内外的善款,州教育局花了不少时间,直到死者家属把此案带上法庭,州教育局才因为担心捐款事宜影响案件,而暂时押起所筹善款,显见州教育局并非有意不发放善款给死者家属。他说,州政府也有一份给予死者家属援助金的清单,但为了保护死者家属,他不便公开有关清单的内容。“事后,州政府的确曾展开一系列行动,但州政府为了保护死者家属而一直低调行事,不愿公开谈论这起意外,重提死者家属的伤心事。”至于死者家属希望庭外和解,但前提是政府必须承认错误一事,他说,他无法代替州政府说话,一切就待案件结束后再说。制定生活营準则防悲剧重演霹州行政议员莫哈末查希说,为免同类悲剧重演,州教育局事后制订了多项举办生活营的準则,以确保所有生活营可在安全及愉快的情况下圆满举办。不过,提到吊桥断裂肇祸事宜时,他却三缄其口。询及当局将如何处置案发营地的问题时,他说,由于该营地的地主是水利灌溉局,所以,州政府将把该营地交还水利灌溉局处理,而州政府极可能不会再动用这块土地举办任何学生活动。在访问结束前,他也感慨的说,虽然政府已尽力负起责任,但州政府最终仍被迫与死者家属对簿公堂。“不过,死者家属把州政府及其他共11造控上法庭,是他们应有的权利。”民联遗憾当局不知吊桥存在“桥断致3女生坠河死”的意外发生后,民联成立了一支特别调查委员会,以彻查此事,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民联迪渣州议员郑立慷、兵如港州议员苏建祥及端洛州议员西华古玛。郑立慷说,委员会用了两週时间调查此案,并举行了公众听证会及谘询专家对此事件的看法。与此同时,该委员会还走遍相关政府部门及机构,以了解兴建吊桥的详情。他披露,河边保留地属于水利灌溉局所有,但该局却指他们对吊桥的兴建工作毫不知情。“虽然案发地点是由金宝县议会及金宝县属管辖,但遗憾的是,连这两个单位也不知道吊桥的存在。至于县教育局则声称,该局是在吊桥建竣后才接获通知。”儘管如此,政府并未接纳该委员会的报告,而教育部至今也都不肯公开该部所拟定的报告内容,教育部只承认吊桥的兴建工程不符合规格,接着就没有下文,也未向失职的单位採取法律行动。他认为,公开报告内容与否并不会影响司法程序,因为家长是提出民事诉讼,双方目前在谈论的仅是赔偿问题,而不是刑事指控。“这起事件有很多疑点,为何当局几乎不知道吊桥的存在?”苏建祥则要求教育部立即公开有关调查报告,并把该为此事负责的单位控上法庭,以替死者讨回公道。与此同时,他也促请当局让全民了解所有工程及计划进行的程序,以保障公众的权益。他认为,这起意外只属冰山一角,政府每年皆在全国各地举办大大小小的活动,为确保学生的安危,当局应该慬慎行事。“许多学生家长都投诉,他们的子女被要求参加营队,但他们却不知道有关营队的举办地点,并不清楚有关活动的细节,包括活动宗旨。”‧2011.01.17
上一篇: 下一篇: